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章 比哭

发布时间:2019-09-24 18:03:34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章 比哭

有些人不怕死,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已经了无牵挂,而活着,并不是那么的幸福。

死亡也许是老天送给那些于人世间痛苦挣扎者的最好的礼物。

一死百了,再不用感受那些苦痛了。

可是心有牵挂者,哪怕活着再累,都要咬着牙坚持下去。

孟缇对活着并不是那么的奢望,可是她要是死了,她那卧病在床的母亲,就不会有人来照顾,更不会有人给她出医药费,会非常的凄惨的死去。

钟源跟她说她活不过一天的时候,她想的就是她死了,她妈怎么办?

现在她妈由她请的人来照顾着,医药费也是她来出。可她要是死了,谁来照顾?

这么一想,她的心就如同坠入冰窟。

在小茜准备报警的时候,她撑不住了。

尊严什么的,就让它见鬼去吧。

她跪在了钟源面前,以头触地,泪如雨下:“只要你让我活下来,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要我带路就带路,你要我杀人就杀人。”

“呃?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茜吓着了。

这个女人哭得好凄惨的样子。

可是你一个女杀手,你有什么脸来哭?

难道是因为钟源玷污了她的缘故?

可是听她的话,又不像啊。

钟源不是准备放她走吗?怎么她不走,还要钟源给她一条活路。

“这个事情很复杂,你小孩子也不懂,反正是为了咱们以后在这里住得安全一点,你就别掺合了,一边玩着去。”

钟源说了小茜两句后,向孟缇道:“你这说的,可是真心话?”

“真心话,是真心话。”孟缇跪在地上,痛哭着回答道。

“那好,我可以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这次我们就不报警了。”钟源道,“不过我警告你,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枪,不然饶不了你!”

“为什么不报警?凭什么不报警啊?”小茜不乐意了,大声道:“钟源你知不知道她想要杀了我啊!这是一个杀人犯,你放过她,那是包庇杀人犯,你这是犯罪你知道吗?你不能因为你强间了她就——”

“谁说我强间她了?你看到了吗?”钟源怒道,“我钟源难道是那种人吗?”

“你……你就是那种人!”小茜被钟源发怒的样子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有退缩,道:“我们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我们听到了。小邬姐姐,你说是不是?”

“是的,我们都听到了。”小邬也走了过来,很愤怒的看着钟源:“钟源,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小邬,连你也不相信我?”钟源难以置信的看着小邬,很是受伤。

小邬突然觉得有些心虚,不敢跟他的目光接触了。

“他没有强间我。”孟缇忍不住替钟源辩解,同时也是给自己辩解。

“那就是通间!”小茜冷冷道。

“我通间你妈——”钟源怒道。

“我两个妈,你通间哪一个呀?”小茜冷笑着说。

“我们没有通间……”孟缇羞愤的说道,“我现在还是处女呢,要不你检查一下。”

名节的事,她不能不辩解。

“额——”小茜呆了一下,“这个怎么检查?”

难道,要让钟源当着她的面“检查”?

“你不是有黄瓜吗?”孟缇脸胀得通红,道:“你就拿那个来检查啊!”

“噢。”

小茜迷迷糊糊的就去冰箱那边找黄瓜,小邬赶紧拉住她,低声道:“你傻了吗?还真那么检查啊?”

“不检查怎么证明她说的是真的?”

“万一检查证明是真的呢?你怎么面对人家?”

真要靠黄瓜检测是真的

保安的逆袭  第四十章 比哭

,确实是证明了钟源的清白,可是孟缇的清白就被小茜的黄瓜毁了。

那可是大仇。

“是哦。”小茜明白过来,感激的对小邬说:“小邬姐姐,你考虑得真周到。”

钟源冷冷的看着她。

“钟源,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小茜看到钟源看自己的目光,心里没来由的就火了起来,大声道:“你们关起门来神神秘秘的不让人看到,还嗷的一声叫那么厉害,你让我们怎么想?”

“是哦,”小邬帮腔道,“没有那个啥,为什么要叫得那么吓人?”

“那……那是他要将袜子塞我嘴里。”

明白了她们怀疑的由头,孟缇很羞愧的说道。

“咦,恶心!”

两个女孩子同时鄙夷的看着钟源,觉得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猥琐太恶心了。

比强间还要恶心一百倍。

同时,她们也要用这种鄙夷来掩盖冤枉了钟源的心虚。

她们看钟源的脚上,袜子都脱了,看来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

钟源继续冷冷的看着她们不说话。

对视了很久,小邬先败下阵来,咳嗽了一声,道:“钟源,我们误会了你,对不起。”

钟源没有理会她,继续和小茜对视。

真是开玩笑,玩对视他怕过谁啊?他可是武林高手,现在又晋入了练气境界。

他要凝视某物体,一小时眼睛不眨都没有问题。

小茜突然眼圈一红,大颗大颗的泪水掉了下来。

“小茜,你哭什么呀?”小邬看着了莫名其妙,又莫名的心疼。

“我爸爸死了,我妈妈不要我了……”

小茜哭着说道。

“额……小茜,你不要难过了……”

小邬拍着她的肩安慰她,心里却想:“这和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啊?”

“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当亲哥哥一样的人,可是……可是……”小茜泣不成声的说道,“这个亲哥哥……为了一个要杀我的女人,跟我翻脸……小邬姐姐,你摸摸我的心,好疼,好疼好疼……”

小邬的手被小茜引导着摸她的心,不过并没有触摸到心,只摸到了一些别的。

“小巧玲珑,柔软有弹性……”

小邬做出了她的评价。

“钟源,你这样对小茜有些过分了。”摸了人家,自然要帮人家说话,小邬道:“这个女人把小茜绑了起来,还差点要杀了她。要不要放她,你总得先征求一下小茜的意见吧。”

“呜呜呜呜,没有人在意我的,反正我是死是活都没有人关心的,呜呜呜呜……”

小茜哭着说。

那个女人不就是哭了一下,钟源就不肯报警了吗?都是女人,比哭谁不会啊?

福建牛皮癣
江西治疗盆腔炎费用
徐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如何去上海远大心胸医院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