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伪异能觉醒 第三十八章 激战鬼界_a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8:51

伪异能觉醒 第三十八章 激战鬼界

“灭!”玄衣望着来势汹汹的厉鬼直接使出三字诀中最强一招,顿时一股浩瀚的魂力从他身上升起,以他为圆心朝着四周飞速扩散扫去。厉鬼怪叫一声,连续几个身形闪动避开了玄衣攻击范围,这一击足足消耗了玄衣5点魂力值,只是堪堪将其逼退,玄衣身上魂力流转,下一击已经蓄势待发。

厉鬼也不急于进攻,只在远处徘徊逡巡,片刻之后突然加速绕着玄衣飞速狂奔起来,整个地面开始微微摇晃,烟尘四起只听见厉鬼癫狂的笑声,以玄衣目前掌握的主武学根本无法有效的攻击到躲藏在暗处的厉鬼,他试着使出几招擒龙手依旧毫无所获。

摇晃的地面终于趋于平静,玄衣一掌挥散烟尘,发现竟然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此处是一间普通的宅院,只有一座极其简陋的平房,前院的篱笆墙也是低矮破旧。院中只有一口水井,一条双目通红的黄狗正龇牙咧嘴望着玄衣,口中发出的咆哮。不远处的地面上一群小鸡仔追赶着母鸡的步伐正在觅食,好一副和谐安详的农家风光。

玄衣正感诧异之时,一个人影慢慢的从院子外走进来,披散的长发滑落露出男子清秀的脸庞,他慢条斯理的栓上院门似笑非笑的看着玄衣说道:“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就别想活着出去了!”声音清脆悦耳远不似方才那般干涩难听。

“吱呀!”一声,一直紧闭着的房门居然在此时被人推了开来,一个俏丽的少妇挺着大肚小心的走了出来,她扶着墙壁慢慢的坐在一张椅子下,满脸的忧色:“李固,怎么办?是不是李老爷找到我们了?”

男子就是李固,他满脸的柔和神色快步走上前去轻抚少妇背部安慰道:“若儿,没事的,他们找不到我们的,你要安心养胎,来!我扶你进屋歇息。”言毕扶起少妇进屋去了。

玄衣飞速朝着院门跑去,运起轻功纵身一跃想从低矮的篱笆上飞过。

“嘭!”的一声,玄衣仿佛结结实实的撞在前方无形的墙壁上,整个人被挡了回来,额头隐隐作痛伸手一摸,竟然满手的鲜血。

“想跑?哼!在我这鬼界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李固不知何时已经走出屋外,他一脸戏谑的看着玄衣,下一秒化为一道残影瞬间逼近。

“噗呲!”一声,玄衣双臂堪堪抬起,便被李固双手利爪硬生生的抓下大把的血肉,李固抓起一把肉块塞进嘴里美美的咀嚼着,面露疑惑:“不对啊?这血肉中的力量怎么这么弱?”他鄙夷的看着玄衣说道:“亏我还以为你是身兼两大流派的高徒,原来竟是个绣花枕头,枉费我花了这么大功夫把你拉进我的鬼界!”他舔了舔嘴角残余的血肉,摇了摇头。

玄衣双臂几乎变为白骨,大量的血肉像被剃刀一样剃的干干净净,他强忍着剧痛举起双臂,体内的魂力涌动,他强撑着双手一指李固,嘴里念出法决:“缚灵!”

一条通体绿色的锁链从玄衣手指上激射而出朝着李固挥去,李固随即一闪身消失在原地,但下一秒绿色锁链如附骨之蛆追踪而至,玄衣持续控制着锁链攻击李固,魂力值飞速的消耗着。终于李固连续闪避均无法摆脱,干脆任由玄衣将其捆绑住,缚灵锁链将李固身躯缠绕的严严实实,而后猛然一收紧。

“噗!”的一声,李固的身躯整个爆炸开来

,血肉四散激射弄的满院子都是,李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呼呼!”玄衣喘着粗气,魂力值终于归0了,没有了魂力支撑的缚灵锁链也慢慢的淡化散去。

“你该死!”一声愤怒的吼声从后方传来,玄衣来不及回头便被重重的击飞,整个人撞上篱笆复又狠狠的反弹回来。

“你竟敢毁我的身体!我最讨厌别人毁我的身体!”李固又恢复了之前玄衣所见的瞎眼无鼻模样,他状若癫狂的猛扑而来将玄衣再次狠狠的击飞出去,不等玄衣落地,飞速闪到玄衣身前,披散的长发瞬间暴长数米将玄衣紧紧的裹在里面,而后狠狠的往地面砸去,连砸数下。

玄衣四肢几乎在一瞬间便被折断,随后是内脏遭受重创,鲜血止不住的从浑身上下往外流,此时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肉体痛苦,李固的长发深深的扎进玄衣的体内,连带着灵魂都仿佛遭受着痛苦的折磨。

“监测到使用者濒临死亡,是否发动时之回溯功能?剩余发动次数1(发动后自动损毁!)。”

玄衣口鼻流血,但意识尚且清醒,脖颈间的槐木牌只剩三分之一了,再次发动时之回溯功能则槐木牌将自动损毁,有些得不偿失。况且,就算发动时之回溯,自己也没有可以逆转李固的实力,玄衣咬着牙压下了发动时之回溯的念头,渐渐的意识开始模糊,四肢已经完全被砸成了肉糜,只有一点皮肉堪堪连在身体上。

“监测到使用者濒临死亡,是否发动时之回溯功能?剩余发动次数1(发动后自动损毁!)。”又是一行小字浮现,仿佛在催促着玄衣。

等下死亡来临的一瞬间,槐木牌会自动触发时之回溯功能,也不急于一时,玄衣依旧死撑着,期待着不可能的奇迹降临。

或许是上天垂怜,眼看玄衣一直走背运,终于有些不忍。

“嘭!”的一声,整个篱笆院门被人用巨力从外面狠狠的撞开,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嗯?来者何人?”发狂的李固冷静下来,将几乎成一团血肉的玄衣丢到一边,舔了舔嘴道:“似乎来了个了不得的人物,你的血肉味道一定更好!”

来人也不答话,回答他的是一柄闪着寒光的宝剑,长剑直刺而来,剑身轻颤连续射出十几道剑气,李固堪堪躲开一击便被后续剑气接二连三的击中,一片爆炸声响,李固被剑气斩的怪吼连连踉跄而退。

“区区一只才成型的厉鬼竟敢夸下海口,简直不自量力!”来人不屑的笑道,指尖一弹剑身,“嗡!”的一声剑鸣,一柄幻化成的巨大宝剑虚影从天而降朝着李固高速坠落下来。李固大惊失色正打算逃跑,却发现体内残存的剑气肆意游走,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就这么呆立在原地被从天而降的剑气贯体而过。

剑芒闪烁,李固早已被剑芒同化消失不见,原地只留下一缕长发,男子对着远处屋舍隔空挥手一剑,整个院子竟然被他硬生生劈成两半,屋舍、篱笆、孕妇、黄狗通通消失不见,四周的场景依旧回到了之前玄衣所处的避风谷坟场,而玄衣早在先前剑鸣呼啸之时便晕了过去。

男子随意的挽了个剑花收剑入鞘,这时两名保镖护院打扮的壮汉连忙恭敬递过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似乎装满了金银之物,男子随手掂了掂,嘴角挂着嘲讽,朝着远处停着的一顶轿子点了点头示意便打算离去,眼角瞥见瘫倒在地的玄衣,稍作犹豫还是从怀里拿出一枚丹药,俯下身去掰开玄衣嘴巴喂了下去,口里说道:“兄弟,能不能活就看你自己啦!”说完飘然离去。

“老牛,龙大侠走了,我们也回去复命吧!这鬼地方阴森的很!”一位护院急忙催促同伴。

“那这小子怎么办?”另一位护院一指地上的玄衣。

“哎呀!别管他了,万一又变成李管家那样的鬼物,你我都得死!”两人想起李固的模样,齐齐打了个寒颤,逃也似的往轿子方向奔去。

这顶停在林中的豪华轿子被数名轿夫抬着平稳前行,良久轿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千算万算,居然没有想到李固居然化为厉鬼,此次幸好有聚贤阁的龙大侠途径此地,否则你我都得遭殃!”一直侯在轿外的一名中年男子连连称是:“老爷,我这次可是请了法师做法,连棺材都给他钉了十颗万劫不复钉,没想到。。。”

“哼!念在你替我多年办事劳心劳力,这次就暂且原谅与你!”

中年男子唯唯诺诺,几乎快趴伏于地磕头谢罪,轿中再次传来老者的声音:“明早你就带五队护院去李固的老家,把他全家老小统统给我解决了!”他顿了顿:“一个不留!”

“遵命!”

“这次可别办砸了,否则。。。”

“是!是!请老爷安心!”中年男子汗流浃背连连称是。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宝宝积食发烧食疗
脑动脉硬化注意事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