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SOS儿童村262名孤儿与17位单身

发布时间:2020-02-15 15:18:19

SOS儿童村:262名孤儿与17位单身妈妈的故事

格桑德吉来到幼儿园教室,查看孩子贡嘎卓玛嘴唇手术后的康复情况。

尼玛卓嘎在擦拭孩子们的照片。

在位于堆龙德庆区乃琼镇德林村拉贡公路旁,绿树环绕中的中国SOS儿童村,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温馨而静谧。在世人的眼中,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它却是17位单身妈妈让262名孤儿重新享有母爱和家庭温暖的地方。很多人也许不知道,要做SOS儿童村的妈妈,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有自己的家庭,不能生育自己的子女,以确保给予这些孤儿所有的关爱。究竟是什么,让这些女性有这样的勇气和坚持,来接受一个看似不一样的人生?在国际“六一”儿童节来临前夕,专程对此进行了探访,在短暂的采访中,被这里的一切震撼着、感动着……

天使妈妈——

“我嫁给了儿童村”

在得知的来意后,SOS儿童村负责人琼吉早已在大门口迎候。刚一下车,她便迎上前来自我介绍道:“欢迎,欢迎,我是这里的村长!”

“村长”二字,一时让感到新奇,也让对儿童村的探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琼吉如数家珍地给介绍着儿童村的情况——SOS儿童村是1999年开始筹建、动工,2001年6月2日正式开村。其特色在于采用家庭模式收养孤儿。17个家庭中每个家庭有10至13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孤儿,他们之间以兄弟姐妹相称;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独立的住宅,由一名单身女性充当家庭中妈妈的角色。妈妈除了负责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外,还要像普通家庭的妈妈一样,重视他们的教育,培养他们的特长,使他们的身心都健康成长。进入就学年龄的孤儿,可就近上学。这些孤儿进入青年期后,迁至SOS青年宿舍居住,直到完全独立走向社会。

今年40岁的尼玛卓嘎家住堆龙德庆区皮革厂,她是SOS儿童村创建之初招募的首批妈妈之一,在这里工作已有18年,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和全部的爱都给了那些叫她妈妈的孤儿。一朝踏进SOS儿童村,尼玛卓嘎便没有想过再回头。

尼玛卓嘎告诉,2000年9月,她无意中获知SOS儿童村招募妈妈的信息,她没有任何犹豫就去应聘了。“当时的动机很简单,我就是喜欢和孩子待在一起,喜欢待在他们纯净的世界里。”她说,除了每月可以领到一些工资外,其他和养育自己孩子的母亲没有差别。虽然钱不多,也没什么特别的福利,但在这十余年的时光里,尼玛卓嘎心中是满足的:同伴们彼此帮助,孩子们成人后能自食其力,拥有其他孩子拥有的东西!

一个女性不结婚、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来这里工作,多少有些让人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让尼玛卓嘎与其他16名女性选择儿童村?面对这样的问题,尼玛卓嘎却给出了最直白的回答:“婚姻确实是收获爱情、传递亲情的标志,可我觉得,这世上的一些事也需要我来做,我同样收获了情感。这并不是一种牺牲。我嫁给了儿童村,我满足于现在其乐融融的生活。”对于自己的选择、守着现在这份心安和知足,尼玛卓嘎表示——值得!

阳光孩子——

“感恩妈妈,给了我一样的母爱”

在儿童村里的17个家庭,都按照标准化要求,修建了独门独院的住宅。硕大的客厅里,整齐地摆放着藏式家具,卧室、书房、厨房、卫生间等一应俱全,显得十分温馨。

尼玛卓嘎是SOS儿童村4号家庭的妈妈,她口中的“心安”和“知足”源于孩子们的健康、阳光和向上的心态。尼玛卓嘎告诉,她有8个儿子和8个女儿,由于孩子们年龄跨度大,有小学到高中、大学的孩子,也有已成功步入社会的孩子。年龄大一些的在外上学的孩子平时住校,步入社会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事做,他们只有节假日才回家。每当这时,尼玛卓嘎是最忙碌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孩子们都回家团聚了!”

团聚的日子不长,因此尼玛卓嘎分外珍惜。在她的眼里,孩子都是最棒的。她说,孩子的智力和能力有大小,但最重要的是培养他们健全的人格,让他们每一个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提起孩子,尼玛卓嘎总以“老大”“老二”等数字排序亲切地称呼,舔犊之情溢于言表:“在我的生日、妇女节、母亲节等节日,我都会收到孩子们的礼物。这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尼玛卓嘎口中的“老大”加永泽仁现在已是火车站一名辅警,在今年5月13日母亲节当天,他专程回来看望尼玛卓嘎,并给母亲献上了鲜花。“老二”贡觉赤列在阿里改则县当教师,因路途远,无法前来,他就以的方式问候母亲,有时也委托在江孜县工作的妻子前来看望。一些还未步入社会的孩子,周末回家便给母亲捶捶背、在母亲怀里撒撒娇,以此表达着对母亲的爱

。尼玛卓嘎口中的“我们家的开心果”达娃普珍现在在江苏实验中学读高二,学习成绩优异,尤其是她的演讲能力突出,只要达娃普珍在家,家里欢声笑语就未曾断过。

“我经常这样想,如果没有SOS儿童村,没有尼玛卓嘎妈妈,我现在会在哪里?又在做什么?我的人生肯定会有很大不同。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都会激动不已。感恩妈妈,给了我一样的母爱。”加永泽仁的话语代表着儿童村里走出去的孩子们的共同心声,他们也必将把这种温暖与感恩延续下去。

SOS儿童村10号家庭的格桑德吉,与尼玛卓嘎一样,也是儿童村创建之初招募的首批妈妈之一。5年前,格桑德吉收养了一名女婴,取名叫贡嘎卓玛。该孩子患有先天性唇腭裂,可格桑德吉一点儿也不嫌弃,她说这是上天给她的“礼物”。平时格桑德吉给孩子洗澡、换洗衣服、做可口的饭菜,悉心地照顾着,生怕哪里没做到位。后来,嫣然天使基金为贡嘎卓玛进行了两次免费修复手术,让她的人生不再遗憾。见到贡嘎卓玛时,她正在儿童村幼儿园教室里与同伴们游戏,灿烂的笑容、明亮的眼神,看上去与其他孩子没什么两样。

目前,从SOS儿童村走出去的孩子,共有46名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东南大学、中山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大学;也有不少孩子步入社会,以感恩的心在各行各业默默地奉献着。儿童村村长琼吉欣慰地告诉,从儿童村走出去的孩子不自卑、很阳光,适应社会能力强,从未听说有任何不良的社会影响。

儿童村——

“孩子们幸福的港湾”

作为儿童村村长,琼吉最关心的是儿童村软硬件建设和如何保障儿童村正常运转。

SOS儿童村占地面积26668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5130平方米,绿化面积11500多平方米,是市民政局管辖的一所副县级儿童福利事业单位。儿童村孩子最多时有262名,目前有165名。“自建村以来,SOS儿童村得到了各级党委和民政部门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社会各界广泛帮助,儿童村是孩子们遮风避雨幸福的港湾。”琼吉如是说道。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制度的不断完善,国家加大了对儿童村的资金扶持力度,国际SOS儿童村组织因此相应地减少了帮扶力度。目前,儿童村的日常运转主要靠财政拨付的孤儿保障金,此外靠社会的爱心捐助。

最让琼吉成就感满满的是:去年儿童村争取到了堆龙德庆区300多万元的资金投入,为儿童村17个家庭添置了洗澡设备、窗帘,更换了更为结实的床铺等;今年儿童村争取到经开区600多万元的资金投入,用于村内绿化美化、给排水和消防管改造等。

硬件的逐渐改善,为村内软件的提升提供了可能。目前,儿童村已按照市福利事业标准化要求,夯实了制度建设和组织建设的基础,《公益物资采购管理规定》《家庭的开销记录表》《家庭辅导教育登记表》《儿童生活照料登记表》《家庭消毒记录表》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发挥着标准化服务的引领作用。

琼吉在带领探访儿童村的多个家庭时,发现,孩子们的卧室都在阳面,而妈妈们的卧室则在阴面。琼吉解释说:“阳面能晒到太阳,冬天时更暖和一些,儿童村的妈妈们都是这样做的,自己卧室在阴面,把最好的都留给了孩子!”

不惑之年的琼吉对社会福利事业也有着自己的一些感悟。她坦言,自2016年7月在儿童村工作以来,她每天都被村里的“妈妈们”感动着,她希望社会各界更多地关注这些辛勤付出的“妈妈们”。

手记

幸运的孩子与伟大的母亲

有位名人曾经说过:没有无私的、自我牺牲的母爱的帮助,孩子的心灵将是一片荒漠。

对于失去双亲的孤儿来说,母爱无疑是奢侈品,就犹如天上的月亮一样可望不可即,可对于有幸走进SOS儿童村的262名孩子来说,失而复得的母爱就是幸运之神给予他们的最大眷顾。

17名“天使妈妈”用无私的大爱浇灌、呵护着这些孩子,给予他们阳光、雨露的滋润,给予他们不曾拥有的温暖,给予他们茁壮成长的养料,给予他们振翅高飞的羽翼,让他们的心灵感受到母爱的温情与力量,让他们的心田感受到大爱的呼唤与感召。

链接

SOS儿童村是一个什么机构?

SOS儿童村创建于1949年,创始人为奥地利著名医学博士、科学院名誉院士赫尔曼·格迈纳尔先生(Hermann Gmeiner)。他于1949年在奥地利茵姆斯特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所SOS儿童村。目前,SOS儿童村已发展成为国际性的民间慈善组织。

其特色在于采用家庭模式收养孤儿,让他们重新享有母爱和家庭温暖,用SOS这个国际上通用的求救信号命名,其目的是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和帮助那些在灾难中幸存的孩子。SOS儿童村模式由SOS妈妈、兄弟姐妹、家庭住房和村落四个部分组成。

1984年中国第一家SOS儿童村成立,如今在中国已有10所SOS儿童村,共抚育培养了2800多名失去父母关爱的孩子。SOS儿童村是在我国建立的第九所儿童村。

SOS儿童村被世界各国公认为解决孤儿问题的成功典范,国际SOS儿童村组织也成为具有广泛社会影响、为世界人民所尊敬的国际民间慈善机构。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姚宝林
北京301医院
广东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北京什么能治卵巢早衰
岳阳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