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校草制霸录 四十七、是谈判,不是要挟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3:31

校草制霸录 四十七、是谈判,不是要挟

虽然彭旻说完那句话就挂了。但拜她所赐,江水源又过了半个小时才勉强入睡。第二天早上,江水源起床的时候感觉困意连绵,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他懊恼地摇摇头:真是夭寿啊!

没错,像这样不规律的作息真的会很夭寿。这是江水源亲身经历总结出来的血泪教训。

戴上手镯这一年半以来,江水源从没放弃对手镯规律的探索。通过对平时生活各种数据的分析对比,参考养生保健、预防衰老之类的报刊书籍,从中也摸索出一些延长寿命的经验性做法,比如适度锻炼、合理膳食、规律作息。另外他还发现每当自己比赛得奖的时候,衰老速度就会慢上几拍,也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必然规律,尚且有待进一步验证。

下午放学时,江水源接到彭旻,说她已经到了学校门口。江水源连忙带着小跟班吴梓臣赶了过去。彭旻见面就给江水源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江先生!”

江水源有些懵圈:你谢我干什么?你帮我出书,要谢也是我谢你啊!

“谢谢你给我们写了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彭旻接着说道,“虽然在此之前我拜读过你的很多作品,自信对你的才华和文笔已经有了很直观的了解,但没想到,你的实力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你的小说不仅让我感到惊喜,更让我找回了久违的感动。想当初开出每个字2.5元的价格时,公司里还有不少反对的声音,觉得我是慷公司之慨、结私人之好。现在看来,绝对是物超所值!”

江水源可以想见彭旻此前在公司里承受的莫大压力,以及读完小说后的如释重负,当下笑着说道:“君以国士待我,我自当以国士报之。”

吴梓臣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直接了当地说道:“只怕彭经理以前是没抱多大的希望,所以在真正见到我们老大的作品时,才会感到加倍的惊喜吧?”

彭旻也没有掩饰:“也不能说没抱多大希望,毕竟我是看过江先生发表在《耕耘》杂志上的所有文章的,只是抱的希望没有现在惊喜的那么大,而且暗地里做好了失败的准备。说到底,要求一个中学生在40天内完成八万字的作品,任何人都不可能有太高的质量要求,我甚至预想过自己收到一本初中生作文选!”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失望越大,惊喜越大!”

“说的没错!”彭旻对吴梓臣的观点表示赞同,“当看到江先生的作品名叫《情书》时,我的心已经沉到谷底,因为我觉得高中生根本驾驭不了这么浅显而沉重的题目,最后肯定弄巧成拙。等我看完前面三千字,我恢复了原本的信心,觉得只要这样写下去,我就可以对公司有所交代。当看到一半的时候,我觉得江先生的笔力和才华不输给我所见识过的任何一个作家。等读到最后一行,眼泪情不自禁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我才意识到这是一部罕见的佳作,所以我顾不上考虑其它,立即打给江先生,告诉了他我的感受!”

吴梓臣道:“彭经理能意识到这是一部罕见的佳作就好,如此一来,我们商谈小说版权转让的条件时就不用多费口舌了。”

“商谈小说版权转让的条件?”彭旻惊讶地看向江水源,“江先生,当初我们不是约定以每个字2

校草制霸录  四十七、是谈判,不是要挟

.5元的价格向你约稿的吗?怎么,你要毁约?”

吴梓臣连忙说道:“非也!非也!我们不是要毁约,只是想签订一个补充协议,更严格地界定版权转让的范围。我们的意见是,贵公司以每个字2.5元的价格向我们老大约稿,只能获得作品的发表权、复制权和发行权;此外,作品的署名权、修改权、表演权、广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等,我们均予以保留,不在转让版权之列。”

“你们打算把小说改编成影视剧?”

“为什么不呢?难道你不觉得这部小说很适合拍成电影吗?”吴梓臣反问道。

彭旻思忖片刻后答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么你将如愿以偿,获得一本八万字的初中生作文选!”

彭旻脸色微变:“你这算是要挟吗?”

“这明明是谈判,怎么能算是要挟呢?”吴梓臣笑嘻嘻地说道,“彭经理你不要着急上火,咱们可以心平气和地算个账。我们老大这本小说,配上他的照片,只要宣传推广得法,通过正常渠道销售个十万、二十万册应该没有问题吧?”

彭旻对此没有否认:“然后呢?”

“也就是说,哪怕我们老大和出版社签最低八个点的签约稿酬,保留一切版权,这部小说保守估计也能赚个二十多万。这和你们锦衣服饰给的稿酬不相上下吧?”

彭旻张嘴似乎想要反驳,但吴梓臣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诚然,由你们锦衣服饰出面,可以省掉无数中间环节,也可以最大限度在全国发售小说,造成更大的影响力。但彭经理你不要忘了,你们锦衣服饰每季要售出多少件衣服?怎么也得在100万件以上吧?如果你们每卖出一件衣服就赠送一本书的话,意味着我们老大至少少收了80万本书的稿费。这得是多少钱?”

“你们不过是损失几个点的稿费,剩下的排版费、印刷费、装订费、纸张费、费等等可都是我们公司支付。照你这么算,我们公司岂不是赔付的更多?”

吴梓臣淡淡地说道:“我们管你们公司赔付的那部分叫做广告宣传费!”

彭旻犹豫良久才点点头:“我们可以只要发表、复制和发行权,但我们也需要一个补充条款,即小说如果获得影视改编,锦衣服饰要成为影视服装赞助商,另外公司名称也要出现在致谢的名单里。”

江水源道:“那是当然!如果没有彭经理你的约稿,我是绝不会写这么长一篇小说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你直接促成了这篇小说的诞生,当然要出现在致谢的名单里!”

“你要致谢的应该是我们公司,而不是我个人。”彭旻纠正道:“不过我作为执行者,能够促成这部佳作的问世,我还是非常高兴的。等会儿回去,我就请公司法务部根据咱们商议的结果拟定合同,到时候咱们在首发式上正式签约。江先生意下如何?”

江水源自然没意见。不过吴梓臣却提出了疑问:“首发式?什么首发式?”

听完彭旻的介绍,吴梓臣摸着下巴缓缓说道:“彭经理,既然你们要搞首发式,为什么不顺带着再办个签售活动?”

“签售活动?”彭旻神态明显有些犹豫,“其实这本书首印没多少本……”

吴梓臣笑道:“其实彭经理担心的是搞签售没人买书,最后难以收场吧?你要是这么想,就是根本不了解我们老大在学校里的影响力。告诉你,只要你提前告知,参加签售者可以与我们老大单独合影,保证一上午卖出三五百本不费吹灰之力!”(未完待续。)

荆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荆州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荆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荆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荆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