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大奥术师 159 我们是一群被遗忘者

发布时间:2019-09-24 17:28:32

大奥术师 159 我们是一群被遗忘者

一秒记住【言♂情÷中&文!.】,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箭的阻断,白虎驮着重伤的精灵骑士飞快消逝在丛林深处,而追击者纷纷止住了步伐,看到白羽箭,他们自然而然认为精灵的援军已经赶到,在感叹运气不佳的同时,对于同伴相互后腿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

怎么说呢?人是自私的,谁都想独吞这份功劳,讽刺的是,最后谁都没吃到这份功劳。

查理的一箭救了一名精灵骑士,不知道这算不算通敌?!

不过,无所谓了,查理从来没把自己放在席瓦尔的阵营中,他很快隐匿于暗影之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此时,就在暮色镇地底深处,最黑暗的墓穴中,一个大型的墓室内,六个身影分别落在石桌六个空位前,两个位置任保持空缺的状态。

代表光明的费里南德,他的投影由一团威严的光凝聚而成,崇高而威严。

代表冰霜的安吉莉娜,她的投影带着一股极寒的冻气。

代表雷霆的阿尔弗雷德,他的投影闪烁着雷霆之力。

……

六个投影尽管只是虚影,却不自觉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它们分别代表了各个领域的最强实力,然而,此刻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亦是石桌前唯一一个真人。

亡灵法尊席瓦尔·普罗德摩尔。

“你们急着召唤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如果事情不紧要,就早点结束,我现在很忙。”席瓦尔颇有些不耐烦。

阿尔弗雷德说道:“席瓦尔,你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来奥术之环了吧?你难道不想换个环境透透气?难道不想看看这几年主院的发展成果?”

安吉莉娜补充道:“是啊!奥术之环每年例行的年度议会,你也不来参加,人一直是不齐的状态,导致很多提案无法及时通过审批。”

席瓦尔哼了一声,笑道:“这几年九人议会什么时候齐过?现在迦顿和索尔斯不是也没到吗?为什么只盯我?”

“你是所有离校议员中唯一一个能够联系到的人,对于迦顿和索尔斯,按照规定,我可以当他们弃权,哪怕少两个人,七人议会一样可以行使表决权。”

席瓦尔笑道:“那你就当我也弃权好了。”

“席尔瓦!”阿尔弗雷德大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沉声道:“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这是一件很严肃,很认真的问题!

当初奥术之环在成立之前,就定了一条规则,议会在表决前,总票数必须单数,有效票数必须超过总票数的60,任何一方票选结果必须超过其他结果,投票结果才有效,我们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席瓦尔收敛笑意,回道:“我也是在严肃认真地回答问题!七人、五人、三人,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你们合力做出结论,事后通知我就行了!”

“好!我们不纠结这个问题,就谈你目前的情况!”阿尔弗雷德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我问你为什么关闭奥术之环和暮色镇之间的传送门?是不是在背后搞些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些事情?”

“关闭传送门,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半天,会进行例行检查,这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每次都要向学院汇报?”席瓦尔反问一声,笑了笑,“竟然还惊动到了大陆魔导师议会,这本身才让我感到万分惊讶!”

阿尔弗雷德摇头道:“席瓦尔,你不用再解释了,我们最近已经收到不少来自暮色镇学徒的举报信,而且就在刚才,日暮精灵的精灵王传来一些消息,说你悍然发动了对于日暮精灵胜地的侵略,战火已经燃烧到他的领土上,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他严重谴责亡灵魔法学院的行为,并决定发动一场保卫战,如果你不退兵,他将消灭一切出现在领地上的异族!”

某些事情被拆穿,气氛显得异常尴尬。

面对六位法尊的质疑,席瓦尔端坐在石椅上,手指不断敲打着石质的扶手,发出哒哒的响声,“没想到精灵王能将消息直接传递到你的手里?作为议会成员,我对此竟然一无所知?!呵呵!这就和亡灵魔法学院常年的遭遇一致!

我们是一群被遗忘者,没有名字,没有荣誉,也没有表现的机会,预算始终与我们无关,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分享成果,却只能整天呆在黑暗的墓穴里,避开烈日,任凭毛发脱落,骨头生蛆,厌弃和诅咒伴我们同行,这就是所谓的‘自由、平等、分享’的奥术精神?!”

阿尔弗雷德解释道:“日暮精灵王和我们所建立的联系是亡灵学院老院长弗丁的功劳,不是我们私下做了什么小动作,而且这仅仅是最粗浅层次的外交联系,并没有什么深层次的交往,事实上,这是我们议会第一次受到来自精灵王的消息,刚听到消息时,我还以为是谁在敲诈我们?!

至于你所提及的被遗忘的问题,我很抱歉,虽说是议会整体的决定,但是它反映了一些现实问题。

亡灵魔法在某些方面确实触碰到了大陆的一些禁忌,它对于肉体的折磨,对于灵魂的亵渎,太过黑暗,太邪恶,为世俗所不能接受

大奥术师  159 我们是一群被遗忘者

,这是为什么它受到抑制的一些原因?!大势所趋嘛!”

席瓦尔发出张狂的笑声,“什么时候奥术之环被教会和世俗势力腐蚀到这个程度?!当年魔法圣战之际,怎么没有人跟我们讨论亡灵魔法的残酷与邪恶?!现在教会被打压下去,就不再需要我们了,是吗?!”

安吉莉娜微微皱眉,轻声道:“席瓦尔,别激动,奥术之环是一个自由的,包容的机构,它能容纳不同的学术和流派,亡灵魔法也一样,大家都是平等的!

阿尔弗雷德的立场我能够理解,他作为议会长,会直接承受来自外界的压力,毕竟我们首先是一个学院,今年外界对于这一届过高的伤亡率表示严重的不满,到目前为止,这一届新生的第一学期刚刚过半,可是死亡率已经超过了去年同期,也远远超过了其他同级别区域。

而且,我们收到了许多来自暮色镇学徒的举报信,很多学徒认为暮色镇是一个邪恶的屠宰场,他们是一群待宰的羔羊,随时准备迎接死神的光临,他们对于现在的生活充满了绝望。”

席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尔沉吟道:“对于育人,一直以来我坚信一个法则,只有经历过真正生死历练的学徒,才是真正的学徒!

强者的路途布满了荆棘,尸山血海,能杀出重围的人,才有资格分享胜利果实,这符合奥术之环一贯宗旨!也是学院名誉的保障!”

闻言,安吉莉娜和阿尔弗雷德交换一个眼神,透露许多无奈。

每个人的思想是不同的,你很难去改变一个人思想,如果无法改变,行为上的分歧就会越来越大。

安吉莉娜沉吟道:“话是没错,但是我要强调的是,奥术之环不是军队,其目的不是为了培养杀人机器,而是为大陆各个领域输送各种各样的人才,包括最近我们刚实施的,招纳一些理论学的学徒整理奥术之环的各大学科,他们一样可以成为奥术之环的优秀毕业生。

我们接受来自大陆各个地方的杰出少年,也承载了他们家庭的希望,实在不宜用过于严苛的竞争,来扼杀这些希望。

我们需要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平衡竞争和伤亡率,最好能够制订详细的规则,降低任务风险,限制伤亡率,也算是对这些家庭负责……”

席瓦尔打断她的陈述,“所以这就是我不愿意去奥术之环的原因,为此我们争吵了无数遍,现在大家应该都明白了,我们所追求的路是不一致的!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亡灵魔法学院要作为奥术之环的一个分部呢?我们和你们确实有很多不同,无论从身体的外观,从对于生命的理解,从对于生命意义的追求,如此多的不同,为什么要强扭在一起呢?!”

言外之意已经非常明确了。

费里南德插言道:“老朋友,请仔细考虑一下你的决定吧!请慎重考虑!”

“不必了,我已经决定了!今天的遭遇让我的想法更加坚定!”席瓦尔淡然一笑,站起身,朗声道:“我宣布个人退出魔导师议会!亡灵魔法学院退出奥术之环!暮色镇的传输通道将被永久关闭,当然,我们可以建立一些合作关系,这件事情以后再议。

至于滞留在暮色镇的学徒,我就懒得归还了,你们继续招生吧!”

说罢,席瓦尔切断了连线。

而在奥术之环的主院,六位法尊面面相觑,面对如此突然的决定,一时间不能接受。

费里南德笑道:“早看出来他有独立的想法,没想到他真能做出来,暮色镇可是严重依赖主院的补给呀!”

阿尔弗雷德沉吟道:“既然他提出独立,说明可能已经解决了补给的问题。”

安吉莉娜反问道:“可是,他怎么独自应对日暮精灵的反击呢?”

“我在想,当年老弗丁把院长的职责交给他,是不是一个错误!”阿尔弗雷德重重叹了口气,沉吟道:“大家做好替他补锅的准备,安吉莉娜,你研究一下这一期新生的名单,看看有什么人需要从那边带回来,找人和席瓦尔谈吧!”

“明白。”

(本章完)

晋城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商丘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枣庄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在线专家
贵阳长峰医院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