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骑士号角 四二一章 卷 土重来

发布时间:2019-12-04 15:08:16

骑士号角 四二一章 卷 土重来

静谧的密林中白雾袅袅,几只灰狼轻轻蹑向湖泊所在,十几双碧绿眼眸四处眺望,确定没有危险天敌后,它们的警惕才放松些许。

波澜不惊的水面陡然映入几幅尖利嘴脸,它们看到后顿时龇咧牙齿,浑身炸毛片刻,在发觉是误会之后,方才低嗷一声,大尾巴羞赧地扫着地面。

灰狼们用爪子啪了几下湖水,待波纹驱散倒影后,才俯下头颅,伸出舌头不断清冷的湖水。

沙索沙索

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悉嗖之音,仿佛信号一样,林中鸟雀惊叫着成群扑腾飞起,另一处湖畔的猎豹掉头就跑,补充水分、享受日常的灰狼们也霍然抬头,转身立得笔挺。

还未等它们听到声音、嗅到气味,视野中的一处婆娑灌木丛已然被撞碎,墨绿枝叶洋洋洒洒掉落的雨中,骑着披甲战马的骑士纵跃而出,生命层次的偌大差距让它们几乎想要掉头就跑。

但它们并没有如此行动,因为时间上完全来不及,更多的人类出现它们眼前,沉甸甸的气场压制着它们,根本无法挪动着地的四肢。

身负任务的骑士们并没有注意到这几头灰狼,最前方的骑士携着冰川的虚影一掠而过,霜冷剑气直斩而下。

湖面并没有被分开,而是迅速结冰,形成可供通行的道路。

液态瞬息间凝结的固态很是稳固,铁蹄踏在上面,也只是溅起一簇簇迸发的碎冰。

如履平地的战马嘶鸣奋进,浩大声势使得密林中诸多野兽落荒而逃,逃之不及,俯伏原地发抖的也为数不少。

此次调查团的规模比起先前的要扩大许多,黑暗种族的猖獗真正触怒了骑士们,诸多骑士暂时停下自己的事情,申请加入到复仇的团体当中。

尽管经过重重筛选,这番出动的人马依旧接近七十之数,如果是以前必然凑不出这等规模,但是敌对势力的增强,使得联盟放弃大半据点,收拢兵力,加之从现世不断征召调派而来的骑士,使得这支骑士团得以诞生。

队伍前方中间最高大的骑士正是调查团团长盖诺,他神情比过去更加沉着,仿佛幽冷沉淀的深潭,积攒着某种坚定决然。

旁边真器的微芒浮现,黑铠骑士立即扭头禀报,“团长大人,已侦测到数十名敌人聚集在东北方向五百里外。”

盖诺点点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骑士们,接下来要加速前进了,跟紧我的步伐,随我诛杀这些丑陋的生物,以此抚慰战死的英灵!”

骑士们齐声应诺,激荡的气血卷起狂风,在密林中张牙舞爪,掀拔着挡路的障碍。

上次黑暗军团包围调查团的情况虽然紧急,但盖诺从天而降时还是和往常一样,使用真器放出追踪标记。

千万颗米粒大小的追踪粒子扩散而出,虽然还未靠近黑暗强者附近时就黑暗力量腐蚀干净,但是普通黑暗种族却没有这份本事,大半人身上多少沾染上这种粒子。

并且这种粒子具备难以察觉的隐蔽性,也难以彻底根除,于是被标记的黑暗种族只要在相应侦查类真器范围内,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而他们的位置往往也是群居地。

调查团的行动可不是完全依赖安插的探子,他们还有着其他不同的手段,譬如这种在突围时刻才有实现可能性的标记法。

集结起来的黑暗军团铺天盖地,但是战后分散为部落形式,那就只是调查团屠戮的对象,何况这次调查团的规模前所未有。

树屋放哨狼人惊恐地发出警报,下一刻,呼啸而来的标枪已经贯穿他的头颅,红白之物飞洒,树屋在劲气肆虐下解体坠落。

在地面发出轰隆声响的时候,斗气洪流冲击在封禁法阵上,原本就简陋的屏障顷刻间支离破碎,虚假的密林如烟散去,显现出狼人粗犷的村落。

浸泡在药池中的健硕狼人猛然睁开眼睛,不顾被痛苦啃噬的破败身躯,昂然起身踏出药池,大声嘶吼,“敌袭!”

只是一切都太迟了,骑士们就像扑入羊群的猛虎,斗气落入一座座木屋当中,掀起腥风血雨。

尽管形势极其严峻,仓促应战的狼人战士还是提着砍刀冲向奔腾而来的骑士,此时的他们远比在战场上更顽强,却也死得更惨烈。

火焰窜烧在草藤木屋上,很快连成一片,似乎在响应这突如其来的厮杀,兽栏中的巨狼也眼睛发红,疯狂撞击着栅栏。

仅仅数次重击之后,硬木栓就折断落地,一只只巨狼走出牢笼,汇聚成流,相继跃出兽栏。

但只有被驯服得彻底的巨狼才会冲去战斗,有一部分则是乘乱逃向密林,空气中充斥着的浓稠杀意令它们焦躁不安,没有主人在旁边安抚,他们根本无法压制求生本能。

狼族战士跃上奔赴前来的坐骑,但还未奔跑起来,冲锋而来的骑士就来到他们面前,沉臂削出一道夺目剑光!

血液高高飞起,朝天空溅出一道圆润弧线,狼人连同坐骑向两边裂开,越过中间缝隙则是骑士远离的背影。

在骑士们势如破竹的攻势下,大半狼人部落覆灭在血与火当中,余下的只有悲愤的呼嚎。

穆图感到彻骨的寒冷,气血仿佛停止流动,彻底凝固滞待,他没有企图逃跑,而是艰难地向前迈去。

围堵绞杀的场景似曾相似,只是今日的对象不再是人类骑士,而是自己的部族,如果自己应该当机立断地选择退往暮色森林深处,今天这一幕是否就不会发生?

只是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后悔愧疚在狼人首领心中酝酿积攒,他发出杀意凛然的咆哮,黑炎环绕中,身形开始暴涨。

硬如磐石的肌肉撑开变大,使得穆图变得更加魁梧高大,只是他身上肌肉群总有一部分干瘪凹塌,像是曾被某种力量掏空腐蚀了一样。

后方闻讯而来的普通狼人战士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先后聚拢到穆图身旁,很快形成两百人的规模,但也就仅此而已。

部落在上次围剿中元气大伤,本来就只剩下千余名战士,在骑士们这番大肆杀戮之后,还存活的狼人有没有五百人都很难说。

三十多名骑士纵马奔腾,在外围追杀敌人,盖诺则是带领剩下的四十余名骑士,冷然与狼人们对峙。

凛然杀意在蔓延,无论是哪一边都欲杀对方而后快,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的血仇,今日将书写新的篇章。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狼人!”盖诺越众而出,冰冷注视着敌人首领。

穆图咧着森然牙齿,长刀直指盖诺门面,讥讽道:“我也没想到丧家犬一样逃走的阁下,能这么快卷土重来这次倒是带足了人马,上次是轻视我们黑暗种族吗?为自己的骄傲自大付出代价的滋味不好受吧。”

盖诺面沉如水,尽管事实并非完全如此,但上次会败得那么惨,多少还是存在轻敌的因素。

“多说无益,今日这里所有的狼人都得死,你如果现在还不突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突围?狼人不是孬种,厮杀是我们的宿命,战死是我们的荣耀!”

话音落下,穆图脑海中却是闪过一道可怕的身影,脸上便浮起自嘲之色,其实他们同样也是骄傲自大,招惹到那样的敌人,才会导致今日的后果。

盖诺拔出骑士剑,冷然望着无路可逃的狼人们,胸膛中的愤怒情绪开始沸腾,“杀!”

凌冽如罡的剑气遮蔽狼人们的视线,如同梭子一样凿穿他们的阵列,强悍的身躯被撕成数份,有的肢体抛飞落地,有的干脆化作粼粼肉糜,蒸腾出红雾后彻底消散。

事实证明单纯的竭嘶底里并无法扭转战局,大部分狼人战士还没能跑几步,就已经成为漫天残肢断臂中的一部分,唯有极少数强悍的人,才有机会随同穆图冲阵。

骑士们没有浪费斗气,十人纵马而出,虹光掠起枪剑腾影,无情地收割着狼人的生命。

浑身浴血的穆图强撑着眼皮,摇摇晃晃向模糊的前方走去,手中斑驳砍刀也出现众多裂缝,盖诺只是上前劈斩一击,就使得他跪倒在地,没有力量再站起来。

“怎么这么虚弱?以你的战力,不应该这么快就走到末途尽头。”盖诺不动声色地询问。

穆图惨笑着咳出碎裂的内脏,殷红染红地面,“你这是在明知故问

?与那位骑士厮杀,又能有几人可以保证不受重伤。”

盖诺目光顿时变得锐利,下马走向穆图,伸手用力扣住其颈部,将其拽到面前。

“你可是在说德尔骑士?“低沉的声音钻入穆图耳朵,顿时勾起他内心无尽的恐惧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