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荒兽主宰 第三百章 重手教训

发布时间:2020-01-16 18:41:43

荒兽主宰 第三百章 重手教训

……

聂燃单手一伸,背后火红法剑应声而起,在半空翻飞两下,便落入他手心。

拔剑过程极为潇洒,惹得不少弟子暗暗惊叹,艳羡聂燃能够修得这般境界。

剑一入手,聂燃二话不说,当即剑身一甩,一道剑芒便朝燕澜劈去。

剑芒阴寒锋利,诡谲刺骨,宛如聂燃之人。

燕澜目光一凝,未料聂燃出手竟如此之快,当即感觉一股压迫感覆压周身。

他已经被聂燃的狂浪彻底激怒,旋即拳头一握,这一战斗,让他学到一招:对待对手,不用蓄势再发,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

怒哼一声,燕澜不再手软,右手之上,焚金化魂诀金光闪烁,浑劲的灵力包裹着手掌,五指赫然一张,猛地向前伸去,居然生生握住聂燃劈来的剑芒。

焚金化魂诀虽只修炼皮毛,但比起以往单纯使用金色异能,还是要强悍得多。

轰地一声,剑芒破碎,灵力四溢,却丝毫伤不了燕澜分毫。

“燕澜居然空手破了师兄的剑芒!”

众人眼睛一瞪,心中惊道。

不过,众人还没思索完毕,惊人一幕便又震骇而至。

燕澜的眼神充斥着凛冽之芒,灵魂之中,狂暴的雷魂之力汹涌而出。

雷魂之力无形无质,猛烈轰击在聂燃灵魂上,令其神色骇然,躯体迟滞。

“是你逼我,那我便心狠手辣一回!”

燕澜掌心一翻,焚金化魂诀猛地运转,脚步前移,身影虚实难分,眨眼之间,他一巴掌甩在聂燃左脸上。

“啪”地一声脆响,聂燃的身体如旋转的风扇一般,在半空翻滚数十下,随后猛烈摔落到地上。

整个过程,聂燃毫无反抗的余地。

聂燃娇柔妩媚的身躯,在地上不时抽颤,他的意志完全处于恍惚状态,显然尚未从燕澜的雷魂之力攻击下缓过神来。

“聂……大师兄居然被燕师弟,一招就击败了!”

“这怎么可能,大师兄的实力,可远在赵师兄和秦师兄之上,怎会败都如此干脆利落?”

“燕师弟,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

少数人暗暗惊叹,大多数人此刻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幕,恍然如梦。

道殿之内,任长老捋须的手猛然一抖,老迈的身躯直直站起,苍黄的眼神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先前燕澜击败秦浩与赵烈,他虽有震惊,但还不至于失态。

可是聂燃的实力非同小可,化丹初期的修为足以令其升入地门之中。

而且,任长老自己的修为也就是化丹期,聂燃被燕澜一招击败,也就是说,他即便亲自出手,在燕澜手下似乎都占不到便宜。

刚入门的徒弟修为比师者还高,这还怎么教?

赵烈与秦浩也是瞪大眼睛,连他们都敬而远之的聂燃大师兄,眨眼之间就从神气活现,变成死鱼条般,这等巨大的反差,令他俩从内心深处萌发出一道恐惧。

燕澜竟如此强大,他俩此前的挑衅,简直是以卵击石。

早知如此,他俩打死也不会来寻晦气。

寝院之内一片安静,除了几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外,别无他响。

燕澜轻描淡写地甩了甩手,四下扫视一番,见众人大惊失色的脸庞,抿嘴一笑,便一步一步朝聂燃走了过去。

众人的目光紧随燕澜,不明白他接下来将要干什么。

紫漪轻轻打开静室之门,远远凝视着燕澜,她能够感受到燕澜的愤怒,是因她而发。

少女粉拳紧握,不经意间,她的内心突然涌出丝丝暖流。这种感觉,如同曾经被清玄保护一般,又似乎有很大的区别,多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温馨。

紫漪厌恶地看了聂燃一眼,紧抿粉唇,她虽善良,但并不代表软弱可欺,聂燃实在过分,她自然不会去为其求情。

燕澜走至聂燃身前,心念一动,手掌多出一把法剑。

“聂师兄,你方才说,要废了我,是不是呢?”

燕澜缓缓竖起法剑,剑身朝下,剑尖直指聂燃右手经脉,只要他稍微用力一动,聂燃的手就废了。

同时,燕澜暗暗吸走了聂燃脑袋中的雷魂之力,他本就没想痛下杀手,只想好好教训一番,毕竟怨恨再大,也没到杀人取命的地步。

聂燃很快就恢复了神智,迷乱的瞳孔骤然一紧,扫了一下四周状况,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燕澜,一时之间他都忘了动弹反抗。

“怎么,聂师兄不敢说话了?刚才不是还说,聂燃之名,要成为我之噩梦吗?”

燕澜言语冰冷,手中力道当即加重几分。

即便聂燃肉身已锤炼至普通刀刃难伤的境界,但燕澜的修为又岂是泛泛!

“你……你到底使了什么手段,我不信你能打败我,让我起来,我们再战一次!”

聂燃的声音充斥着浓浓的不甘。

燕澜抿嘴冷笑,道:“聂师兄,战场之上,一次失利,结果很可能是灰飞魄散,再战一次,你觉得有可能吗?”

“更何况,你若有本事,大可从我剑下逃离开来,又何必让我给你机会?”

“如果你跪下求我,我或许会看在同门弟子的份上,放你一马!”

燕澜凝视聂燃,方才其对紫漪说的话语尚在他耳畔回荡,若不是他恰巧赶回,结果会怎样,他简直不敢想象。

若是紫漪有三长两短,他怎么对得起身殒的清玄。

燕澜咬牙切齿,紫漪一来天罡门,便接二连三遭受欺辱,他早已怒火滔天。

此刻,若非聂燃与他同为天罡门弟子,他恨不能一剑要了聂燃命。

聂燃眉心一紧,体内暗暗蓄发的灵力已提升至巅峰状态,冷冷瞄了一眼燕澜之剑,当即身体平地瞬移,双掌轰去一股浩大灵力,意欲挡下燕澜攻势。

燕澜见状,不急不缓,嘴角一扬,轻哼道:“既然你想尝两次雷魂滋味,那我便成全你。”

心念一动,雷魂之力又汹涌而出,正中聂燃。

聂燃在地上翻滚几圈,又成死鱼模样。

燕澜踏步上前,一把抓住聂燃衣襟,将其悬吊于手中,冷毅扫视四周,沉声喝道:“谁若对我紫漪妹妹欲行不轨,便是这下场。”

燕澜猛地将聂燃上抛,法剑应声而起,霍地一道剑芒闪烁,从聂燃手臂之上一擦而过。

“啊!”

只闻聂燃一声惨嚎,随即掉落于地,捧着右手,痛苦不已。

“今日断你右手经脉,如有下次,便不是断一根经脉这般简单。”

燕澜收回法剑,无视聂燃痛苦之样,直朝紫漪走去。他身影过处,观战弟子纷纷让道,目光之中充斥惊惧之色。

这一时刻,毋庸置疑,燕澜已经成为天佐峰人门弟子中最强之人。

对于强者,众人都有本能的敬畏。

不少人内心颇为解气,因为燕澜的品性,决然不会恃强凌弱,比聂燃要好不知多少倍,他为最强者,很多弟子不得不心服口服。

燕澜拉着紫漪,当即朝寝院外走去。

秦浩此刻方才暗暗吐了一口气,随即瞄了一眼聂燃,摇了摇头,便上去为其包扎。

经脉切断,并非不可复原,但要花费不少时间,其间,根本无法施展功法。

谁都明白,燕澜即便愤怒如斯,依旧对同门弟子手下留情,此战过后,天佐峰人门几乎所有弟子都断绝了招惹紫漪的念想。

赵烈望着燕澜的背影,眼芒闪烁彻骨寒芒,冷哼一声,不顾聂燃痛苦模样,疾步而去,直上天佐峰。

长治市中医院
蔡甸区中医院
常州癫痫病医院
济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武汉治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